自考

进一步海阔天空?似是而非的俄白一体化对世界到底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2022-07-26 02:11   来源:未知   

  而俄白一体化,根源在于苏联解体,本质上则是俄罗斯与白罗斯在后苏联时代的务实选择。

  虽然过去了30年时间,但世界人民依然记得:1991年,那是一个冬天,苏联为西方国家送上了一份特殊的圣诞大礼包。伴随着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发表了深情的告别演讲,克里姆林宫顶上的镰刀锤子旗缓缓落下,随后代表俄罗斯联邦的三色旗冉冉升起。苏联,这个令世界胆战心惊的超级大国,最终走向了分崩离析的境地。

  苏联解体,不仅意味着苏联的终结,国际运动的重大挫折,更意味着持续时间近半个世纪的冷战格局彻底落幕,世界历史由此翻来了新的篇章。

  而对于纷纷自立门户的苏联加盟国而言,虽然没有了超级大国的光环,但它们也终于摆脱了斯大林模式的桎梏,得以走出一条独立自主的道路。

  然而,“自主创业”从来荆棘丛生,尤其是面对虎视眈眈的西方国家而言,“苏联加盟国”的所谓“前科”注定了它们不可能得到西方国家的接纳。再加上弱肉强食的国际秩序依然存在,所以当它们在苏联解体后改旗易帜却元气大伤,必然不可避免地成为西方国家的刀俎鱼肉。

  诚然,因为在苏联解体后继承了近70%的苏联遗产,尤其是令人胆战心惊的核武库。再加上为了保持西欧国家的向心力,美国需要“养寇自重”,以俄罗斯充当“大灰狼”的角色。但对于西方国家尤其是西欧各国而言,一个半死不活甚至凉透的俄罗斯才是好俄罗斯,毕竟它们一向“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从来不缺所谓的敌人。所以对俄罗斯在改旗易帜后的一路向西,美欧各国非但没有接纳,反而落井下石、穷追猛打。

  除了涌入俄罗斯的西方资本伙同吃里扒外的寡头集团疯狂变卖苏联资产,彻底摧毁俄罗斯本就不太完整的工业体系;支持车臣武装,在俄罗斯国内兴风作浪。更在巴尔干半岛煽风点火,在黑海周边挑拨是非,在中亚浑水摸鱼,在蒙古见缝插针,使俄罗斯不得不疲于奔命。

  而在俄罗斯最重视的东欧地区,北约和欧盟争相东扩,将波兰、斯洛伐克、罗马尼亚等昔日苏联卫星国及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等昔日苏联加盟国收入囊中,俄罗斯对抗西方国家的阵线从易北河畔一路东退到斯摩棱斯克。

  在西方国家看来,俄罗斯作为苏联的直系继承者,不仅继承了苏联的国际地位和大国雄心,几百年来薪火传承的“大俄罗斯”主义更是令西方国家深恶痛绝,所以对俄罗斯的赶尽杀绝“永远在路上”。

  而为了确保俄罗斯死得迅速、死得通透,其它苏联加盟国及苏联卫星国则成为西方国家的重点争取对象,以波罗的海三国为例,虽然短期内不能同西方国家称兄道弟,只要坚持反俄,必然会让西方国家青睐有加。

  但现实情况是,白罗斯却长期与俄罗斯同仇敌忾,在俄罗斯的东欧战略空间几乎丧失殆尽的情况下,白罗斯的特立独行无疑显得匪夷所思。而且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与俄罗斯同进共退的白罗斯还在不断谋求与俄罗斯的“合体”,即“俄白一体化”。

  从1999年12月8日两国签订联盟国家条约,规定两国在保持各自主权独立和国家体制的同时建立联邦性质的联盟国家开始,俄白一体化就从未停止。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两国的一体化程度不断加深。

  那么,明知俄罗斯是西方国家的众矢之的,和俄罗斯站在一起必然成为西方国家的靶子,那么为何白罗斯还要义无反顾地和俄罗斯携手并肩甚至“和同为一家”呢?静夜史认为根本原因在于白罗斯没有别的选择。

  西方国家的制裁和打击固然可怕,但如果白罗斯选择一路向西,那么卧榻之侧的俄罗斯必然会让白罗斯半死不遂甚至半死不活。这一点,乌克兰表示这都不是说说而已。

  对于俄罗斯而言,因为苏联解体失去了大量纵深,首都莫斯科距离西部边境不过500多公里,如果西大门白罗斯也“移情别恋”,使西方国家将大炮推进到俄罗斯的家门口,那么俄罗斯面临的局面将比“天子守国门”更为险恶。

  所以,即便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在西方国家的围追堵截下一蹶不振甚至半死不活,但对于白罗斯,俄罗斯必然会寸土必争。

  乌克兰也是同样道理,事实上乌克兰因为毗邻黑海,其战略价值比白罗斯更为重要,可以说关乎俄罗斯西南大门的安危,所以对被颜色革命荼毒的乌克兰想要一路向西的“努力”,俄罗斯给予了及时而深刻的“鞭策”,克里米亚让乌克兰失去的,不仅是一个半岛,一段海岸线,一个军事基地,更开启了东乌克兰裂土分疆的潘多拉魔盒,从此本就乌烟瘴气的乌克兰更加波涛汹涌。

  因为俄罗斯力不从心的国力不足以支撑乌克兰的“回归”,所以抓住主要矛盾解决克里米亚问题并迫使东乌克兰一路向东就成为性价比最高的选择。

  而乌克兰的悲惨结局无疑也是白罗斯胆战心惊的前车之鉴,在远在天边而且大概率不会两肋插刀的西方国家面前,和近在咫尺的俄罗斯称兄道弟并以打折价整点儿天然气渡过寒冷的冬天难道它不香吗?穷是穷点,但追随西方国家就一定能共同富裕?

  再者,因为和俄罗斯并肩作战是成为西方国家靶子了,但俄罗斯的保护不是很到位吗?在俄罗斯的核心利益面前,谁敢在白罗斯头上动土?

  从白罗斯的历史发展来看,俄罗斯不仅是大哥兼奶妈,历史上更是白罗斯的救命恩人。

  历史上的俄罗斯、乌克兰和白罗斯,都属于东斯拉夫民族,它们有个共同的文明起源,那就是基辅罗斯。而白罗斯和俄罗斯之所以会有俄白之分,根本原因在于基辅罗斯盛极而衰后,蒙古骑兵在13世纪横扫东欧平原,并完全征服俄罗斯,而白罗斯则被立陶宛统治。

  同期的乌克兰处于波兰的统治之下,于是东斯拉夫三兄弟文明逐渐分野。因未受蒙古帝国的屠戮,白罗斯保留了较多的东斯拉夫特征,“白”亦有“纯洁”之意。而俄罗斯则成为所谓的“白皮鞑靼人”,乌克兰则在第聂伯河两岸发展出东西兼容的特征。

  1480年俄罗斯挣脱金帐汗国统治自立门户后,随即开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大国崛起。因为长期得不到西方国家接纳,即便继承了所谓拜占庭帝国的衣钵也不行,于是俄罗斯最终选择打入西方,具体表现为领土不断向西扩张,随即乌克兰和白罗斯陆续被收入沙俄帝国版图。

  一战导致了沙俄罗曼诺夫王朝的崩溃,十月革命爆发后,为退出一战,苏俄同德国签订了苛刻的《布列斯特和约》,虽然德国战败后苏俄很快着手收复失地但收效甚微。而在123年后成功复国的波兰很快就将矛头指向了新生的苏俄,随即苏波战争爆发,最终波兰得到了西乌克兰和西白罗斯的控制权,直到二战爆发后苏德瓜分波兰,西乌克兰和西白罗斯才回到苏联怀抱,乌克兰和白罗斯才重新实现统一。

  因为斯大林时期“大俄罗斯”主义的死灰复燃,某种程度上说苏联就是大号的俄罗斯,所以九九归一的白罗斯自然对俄罗斯感恩戴德。

  苏联解体后,白罗斯保留了较多的苏联遗迹,并与苏联的直系继承者俄罗斯保持了志同道合的友好关系。

  彼时的卢卡申科之所以愿意和俄罗斯“合体”,除了白罗斯确实离不开俄罗斯的客观因素,主观上则是因为卢卡申科一直有一颗入主克里姆林宫的梦想,而当叶利钦将权杖交给学生普京后,卢卡申科的俄白一体化积极性就一落千丈了。而普京为了抵抗咄咄逼人的北约和欧盟,则在俄白一体化问题上越来越上心。

  相比于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历届政府一路向西的一地鸡毛,长期执掌白罗斯的卢卡申科在政策上则更为延续。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比大部分乌克兰领导人都更明白白罗斯的处境,所以白罗斯的结局比乌克兰好得太多。

  而当2020年俄罗斯支持卢卡申科挫败西方国家的野心,俄白关系就更是情比金坚。

  在其它东欧国家陆续拜倒在北约和欧盟脚下的情况下,白罗斯显得越来越扎眼。而西方国家变本加厉的绞杀,使俄白两国不得不更加贴近,所以俄白一体化才会基本停滞了20年后突然加速。

  但即便如此,俄罗斯和白罗斯之间也似乎永远隔着一层窗户纸。这也意味着,再高规格的一体化,也走不到“同在屋檐下”的地步。

  之所以最后一步迟迟迈不出去,静夜史认为根本原因在于俄白两国都需要足够的回旋空间。

  毫无疑问,是西方国家步步紧逼的外部因素,推动了俄白一体化进程的不断加速,俄罗斯也乐于和白罗斯发展更高水平的兄弟情谊。

  但问题是“亲兄弟明算账”,而且地球人都知道,1922年就是俄罗斯、白罗斯、乌克兰及外高加索联盟组成了苏联的前身。所以100年后俄白再“聚首”,不用俄白表态,“苏联死灰复燃”的言论就早已飞短流长了,这不仅对西方而言是现成的制裁和打击借口,对俄白两国而言更是一道过不去的坎。

  普京曾说:“谁不怀念苏联,谁就没有良心,谁想回到苏联,谁就没有脑子”,这句话旗帜鲜明地表达了俄罗斯想要苏联超级大国地位和影响力的同时,不想和斯大林模式等苏联痕迹产生丝毫交集的双标心理。

  而对于白罗斯而言,虽然保留了众多苏联痕迹,但不代表卢卡申科想要继承苏联的衣钵。

  且更重要的是,无论普京还是卢卡申科所在的阶级,当年都是苏联分崩离析的推手,这意味着它们和苏联的统治阶层根本就是两路人。所以它们都不会想要回到苏联时代,但却给外界留下了苏联复活的固有印象。

  而除了苏联的历史包袱,克里米亚危机的前事不忘初心后事之师,也使俄罗斯认识到,如果和白罗斯“合体”,那么等待俄罗斯的必然是西方国家更加恐怖的腥风血雨。

  更重要的是,无需将白罗斯纳入版图,俄罗斯也可以通过白罗斯将军事力量布置到白罗斯西部。再加上加里宁格勒的互为犄角,俄罗斯反击西方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

  而对于白罗斯而言,俄罗斯“噬土成性”,且同样是当年俄乌合并的历史经验,白罗斯深刻认识到一旦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必然失去得更多,毕竟“大俄罗斯”主义的大行其道,指望俄罗斯主动维护白罗斯的利益是不现实的。

  相比之下,尽可能保持独立性,则俄罗斯就不得不重视白罗斯利益,保持基本的自主性是白罗斯利益最大化的基本手段。

  所以白罗斯必然不会接收两国合成一国的局面,俄白一体化的最高境界,也就是形成比欧盟集约程度更高的国家联盟,两国实质上是结盟关系。

  而这样的组合体虽然令西方国家不爽甚至芒刺在背,但应该承认的是,这样的合体本身依然不能形成1+12的结果。而且因为苏联包袱的桎梏,俄白联盟基本也就是两个国家的“二人转”。

  所以说俄白一体化对国际格局会有什么影响,静夜史认为基本聊胜于无。而对于俄白两国而言,未来的路还很漫长,甚至两国抱得越紧,外部的威胁就越是令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