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

东方泰坦尼克号沉没记:蔡康永家业 被称黄金船

发布日期:2022-01-12 06:16   来源:未知   

  上周,《泰坦尼克号》卷土重来,已经百年,这艘1912年的沉船却依然能牵动无数人的心。然而在63年前,发生在中国的太平轮沉没事件你了解吗?

  那个晚上,在舟山群岛外海,九百多人死亡,乘客起先被告知并无危险、船员没有放置救生艇俨然是东方的泰坦尼克号。而船上据传载有大量物资,至今还有“黄金船”的传说。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七日,为旧历除夕前夜,全船人都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约十一点三刻,太平轮和建元轮丁字形相撞,建元轮立即下沉,没过多久太平轮也开始下沉。在台湾女作家张典婉的笔下,有这样一段描写:船在近年关的黄昏驶出港口,一路没点灯,没鸣笛;为了怕被军方拦截,太平轮改变航程,抄小路,往前快行。往来的船只全为赶年关,静悄悄地在海面上滑行,夜越深,船行得越快,直到见不着江边的灯火人家。

  但是船行出海,过了戒严区,迎面而来的是从基隆开出的建元轮,这艘满载木材与煤炭的货轮,船上有一百二十名船员。约十一点三刻时,两船呈丁字形碰撞,建元轮立即下沉,有些船员还立刻跳上太平轮;隔了几分钟,太平轮船员还以为没关系,结果没多久,有船员拿着救生衣下来,这时全船旅客惊醒,要求船长靠岸。

  据说船长立刻将太平轮往岸边驶去,希望能靠岸边,意图搁浅,可是船还未及靠岸,就已经迅速下沉;许多尚在睡梦中的旅客,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命丧海底。

  凄厉黑夜,海面寒风刺骨,夜越来越深,温度越降越低,海上呼救的声音逐渐微弱。有生还者回忆,当时在海上,他们被船压到海里,吃了很多水,挣扎着浮到水面抓牢木板或箱子,又被浪打翻,这样三四次,幸亏体力好,后来爬到木板上,半身都浸到水里,寒气逼人,手足都冻僵了。年过八旬的生还者叶伦明曾回忆:当时不到几分钟,太平轮立即下沉,四周都是凄惨的哀号,冰冷海水浸蚀身骨,他与一些人趴在木箱上沉浮,熬到天亮,才被一艘外国军舰救起。

  泰坦尼克号的船东白星航运公司董事布鲁斯伊斯梅在船只下沉时,挤上了一艘载着妇女儿童的救生艇,这使他的下半辈子都背负着骂名。海上求生,是生死存亡的关卡,有温暖的相依相助,也有人性的丑恶。太平轮的生还者葛克曾经告诉妻子,当年还有人拿着,迫别人让出木板。生还者李述文的记忆中曾经提及,有船靠近而后走远,见死不救;有人传是中兴轮,但是事后中兴轮否认,表示事发时中兴轮并不在该海域。

  就如同泰坦尼克号的沉船之谜有各种说法一样,太平轮的沉船之谜也同样遭到各种质疑。

  据生还者徐志浩描述:太平轮与建元轮,都是晚上夜行,熄灯急驶,太平轮大副当天已喝醉,交由三副掌舵,三副忘记调舵,等发现建元轮迎面而来,提醒挂灯鸣笛已经来不及,两船相撞时,又没有及时放下救生艇,放下后,也没人割断绳索逃生。

  生还者葛克曾在法庭记述:砰的一声后,茶房对旅客们说,建元轮已下沉,太平轮无恙,大家不必惊恐,但是我已放心不下,携了妻儿登上甲板,那时下舱已有水浸入,只见两只救生艇上挤满了人,可是船上并没有一个船员把救生艇解绳入海

  乘客先被告知有惊无险,多没有防备,船员也没有做好应做的应急措施,来不及靠岸,未放救生艇导致轮船沉没,近千人丧生。

  泰坦尼克号出事后,船长选择留在船上赴死,太平轮船长呢?太平轮生还者张顺来在证词中说:“船长不在上面,是二副在上面,出事以后,船长在里面,船沉以后,船长在浮桶上跳海死了,他说无脸见人!”太平轮厨师张顺来说:“看到船上大副、二副们,当天晚上喝酒赌钱。”

  也有目击者陈述,太平轮过于老旧,原本在出事前已向美联船厂登记要换钢板、调换船壳,加以修理,可是还来不及进厂整修,就发生惨剧。

  还有人说是超载,据太平轮的常客卢超回忆:当天他送侄儿到台湾读书,“那时候甲板与码头齐平,以前我上船得由梯子上船,而此次竟是抬脚即可上船”。可见太平轮吃水载重的程度。葛克也提及“全船无一空地,非货即人,因此加速下沉”。一位施奶奶在接受采访时,也证实这班船的超载程度让她担心,因而在港口退了船票,改搭其他交通工具。

  据档案中陈述,太平轮只是一艘中型船,但是那天上了近六百吨的钢条;太平轮上有船员告知不得再重载,但是船公司人员说,已经收了运费,货一定要到台湾。

  据台湾联合报两届报道文学奖得主张典婉在《太平轮一九四九》中所述,当时船票一票难求,太平轮除了民众购票,军方也征用其作为运送军人与眷属的运输船。出事那天的太平轮,是年关前最后一班船往台湾,大家都争相挤上船,希望到台湾与家人团聚。

  在上海法院的起诉书中写道,太平轮向来是“超载累犯”。最后一班的太平轮,原本有效卖出的船票是508张,但是实际上船旅客,远超过千人。据曾经坐太平轮的乘客记述,当时所有船票不再是票面价,多用黄金直接换船票。当年船票行价是十五到二十条金子,有人身上缠着金条想换船票,但是船快要开了,缠着金条,用力跳,金子太重了,人就扑通落入水里,沉下去。

  而这只船上,政商、名流、要员聚集,如当年山西省主席邱仰浚一家与同行的山西同乡、辽宁省主席徐箴一家,蒋经国留俄同窗好友俞季虞,“”机要室主任毛庆祥之子,台湾清真寺创办人常子春的家人,台湾“陆军训练部”司令教官齐杰臣的家眷五口,袁世凯之孙袁家艺,国立音乐学院院长吴伯超还有许多当时公教单位迁台洽公的公务员,加上许多来往两岸的名人、商旅、眷属,包括国际著名刑事鉴识专家李昌钰之父,棒球名球评家张昭雄之父都是早年成功富商;还有香港已故女首富龚如心的父亲,因此太平轮事件是台湾、上海的社会焦点。据悉生还者报道只有36人,后有救起,但不超过50人。

  事发后,太平轮受难家属与中联公司谈判赔偿事宜;但沉船事件发生后,这两家保险公司负责人都逃离上海。

  著名主持人蔡康永一篇名为《我家的铁达尼号》(注:泰坦尼克号又被译为铁达尼克号)一文中,提及太平轮的保险事件:“爸爸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太平轮沉没的原因。只提过当时他们公司所拥有的每一艘轮船,一律都向欧洲的保险公司投保。唯独太平轮启用前,因为上海一位好友自己开了保险公司,为了捧好友的场,就把手上最大的这艘太平轮,让好友的公司承保。太平轮一出事,爸爸好友的这家保险公司,立刻宣布倒闭。所有赔偿,由轮船公司自己负担。”当时蔡康永的父亲是公司的股东之一,最终中联公司必须负担全部赔偿金额,由总经理周曹裔扛下大部分赔偿重责。

  而太平轮另一个引起关注的传言便是:黄金船。传言中这班太平轮还带了故宫古董,有人听说“怀素的字也在船上”!还传北京最大玉器行铺“永宝斋”负责人常子春,决定离开北平世居,到台湾另辟天地,让一家大小把所有家当都搬上船,值钱的玉器、古董,也全沉在浙东海域了。还有上海小儿科名医徐小圃,也是收藏丰富的古董玩家,传说他珍藏的名人字画都在船上;更有不少达官显贵,带着稀世珍宝在身边,所以在沉船后,海面上尽是珠宝、首饰木箱、文牍四处漂流,在舟山群岛海域,也一直有渔民打捞到金银珠宝的传言。

  船上众多政商名流,为这艘沉船添加了神秘色彩。时逢小年夜,大家赶着到台湾过年,战火烽烟漫天,有人是要搬迁到台湾安居,金饰珠宝、值钱细软多是能带就带。曾经有位太太在逃难时的记忆是:身上缠了一圈值钱的金条,外面一件大布衫,宽宽大大看不出什么玄机。

  后来消息称船上最大货物失主是“中央银行”,除了该行全部卷宗外,还有运厦银洋二百多箱,每箱五千元,约一百多万元。也有说沉在太平轮的,估计只有银元、银砖,而没有黄金。

  ■太平轮是中联轮船公司的豪华货轮,排水量2489吨。在舟山群岛海域与建元轮相撞沉没,船上近千人遇难。

  ■泰坦尼克号是一艘奥林匹克级邮轮,排水量52310英吨,与冰山相撞后沉没,船上2208名船员和旅客中,只有705人生还。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